“杀妻骗保案”受害者家属将提起行政诉讼,要求公开保单内容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天津男子“杀妻骗保案”有了新进展。界面新闻获悉,受害人张某家属诉天津市银保监局未获立案之后,他们向天津市一中院提起上诉。近日,受害人家属收到天津市一中院的答复,要求其于3月7日到法院,就和平区法院不予立案的上诉案进行陈述与说明。张某家属的代理律师李滨向界面新闻表示,他们还将在3月7日提起针对天津市银保监局的行政诉讼,要求其公开案涉保险信息,并请求法院责令天津银保监局依法对杀妻骗保案进行立案调查。

据此前界面新闻报道,2018年12月10日,“津云”微信公众号发布了题为《天津男子给妻子买3000余万保险后普吉岛杀妻 女儿仅20个月大》的文章,随后在网络上引发热议。

此文称,天津男子张某凡给妻子张某购买巨额保险后,在泰国一家酒店将妻子残忍杀害,后伪造现场向岳父母撒谎称“妻子溺亡”。事发时,他们的女儿仅20个月大。女方家属在两人家中发现多张保险单,总保额疑似达到3000万元人民币。

案发后,张某被泰国普吉岛卡马拉警局控制,并向警方承认了在酒店泳池内将妻子杀害的事实。2018年12月11日,天津警方也已对张某涉嫌保险诈骗立案侦查。2019年1月24日,泰国检方以蓄意谋杀罪起诉了张某凡。据新京报从受害者泰国代理律师及普吉府检察院获悉,此案将于3月25日第一次开庭,涉事酒店的相关目击者,将出庭作证。

泰国检方起诉的同时,被害人家属也在国内积极寻找“骗保”一案的线索。

张某家属的代理律师李滨表示,能否证明“骗保”,对嫌疑人的量刑十分关键,但目前在取证方面存在一定难度。

事件发生后,张某家属在家中找到了四份实物保单。此外,还有六七份保险合同是互联网渠道签订的,只有电子合同,而受害者家属无法查询到。“现在我们就是要电子合同这一部分内容。”

为了获取保单和投保规则等具体信息,张某家属曾经向天津市银保监局和中国保险行业协会申请公开涉事保单内容,但是未获回应。

2019年1月15日,中国保险行业协会答复称,其没有承保信息,且无权向保险公司查询、调取保险当事人的承保信息,建议通过保险公司自主查询。

1月24日,中国银保监会天津监管局回应称,已经收悉申请书,但决定将办理期限延长15个工作日。

1月28日,受害者家属到天津和平区法院,就天津市银保监局的延期行为,提起行政诉讼,认为其延期行为没有合理理由,请求法院判令其对张某家属申请的政府信息予以答复。之后,法院因政府尚在答复期限内,未予立案。

2月18日,代理律师又将天津银保监局起诉至天津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要求法院审查其“依法延期15个工作日”的合法性,并作出司法裁判。

近日,他们收到了天津市一中院的答复,要求其于3月7日到法院,就和平区法院不予立案的上诉案进行陈述与说明。李滨表示,他们还将在3月7日提起针对天津市银保监局的行政诉讼,要求其公开案涉保险信息,并请求法院责令天津银保监局依法对杀妻骗保案进行立案调查。

李滨介绍,之所以要求银保监会公开合同,是因为涉事保险公司在受害人张某不知情时为其投保,涉嫌严重违法违规。“监管部门会要求保险公司说明情况,这个程序在业内叫报备”,本次申请的公开信息,就指报备内容,其中包括保险合同。

除了起诉天津银保监局,1月29日,张某家属曾以民事诉讼的方式起诉中国保险行业协会,希望借此拿到保险合同,但尚未得到法院的回应。

界面新闻了解到,中国保险行业协会并非政府机构,但因其掌握保单查询的渠道,所以在本案中处于相对关键的地位。李滨表示,“他们无权查询公民信息是对的,但受害人的父母是法定受益人,有权利要求中国保险行业协会配合他们查询保单。”

据媒体公开报道,2018年7月8日,中国保险行业协会出品的保险服务平台“中国保险万事通”正式上线。在这款软件上,公众在经过人脸识别等程序后,可以查询个人保单信息。

查看原文 >>